位置:首页 > 附院肛肠 > 新闻动态

慢性便秘的诊疗常规及出入院标准

1 便秘的病因、检查方法和诊治:健康人排便习惯多为1~2次 d或1次 (1~2)d,粪便多为成型或软便(如Bristol类型中的4型和5型),少数健康人的排便次数可达3次 /d,或1次 /3d,粪便半成型或呈腊肠样硬便(如Bristol类型中的6型和3型)。

1.1 慢性便秘的病因 慢性便秘有功能性和器质性病因。器质性病因可以由胃肠道疾病,累及消化道的系统性疾病如糖尿病、硬皮病、神经系统疾病等引起。可以引起便秘的疾病和药物有:(1)肠管器质性病变如肿瘤、炎症或其他原因引起的肠腔狭窄或梗阻;(2)直肠、肛门病变:直肠内脱垂、痔疮、直肠前膨出、耻骨直肠肌肥厚、耻直分离、盆底病等;(3)内分泌或代谢性疾病:糖尿病肠病、甲状腺功能低下、甲状旁腺疾病等;(4)神经系统疾病:如中枢性脑部疾患、脑卒中、多发硬化、脊髓损伤以及周围神经病变;(5)肠管平滑肌或神经元性病变;(6)结肠神经肌肉病变:假性肠梗阻、先天性巨结肠、巨直肠等;(7)神经心理障碍;(8)药物性因素:铝抗酸剂、铁剂、阿片类药、抗抑郁药、抗帕金森病药、钙通道拮抗剂、利尿剂以及抗组胺药。

 1.2 慢性便秘的检查方法及评估 慢性便秘的诊断方法包括病史、体格检查、有关实验室检查、影像学检查和特殊检查方法。

 1.2.1 病史 详细了解病史,包括有关便秘的症状及病程、胃肠道症状、伴随症状和疾病以及用药情况等常能提供十分重要的信息。要注意有无报警症状(如便血、贫血、消瘦、发热、黑便、腹痛等);便秘症状特点(便次、便意、是否困难或不畅以及粪便的性状);伴随的胃肠道症状;和病因有关的病史,如胃肠道解剖结构异常或系统疾病以及药物因素引起的便秘;精神、心理状态及社会因素。

 1.2.2 一般检查方法 肛门直肠指检常能帮助了解粪便嵌塞、肛门狭窄、痔或直肠脱垂、直肠肿块等症,也可了解肛门直肠括约肌功能状况;血常规、便常规、粪便隐血试验是排除结肠、直肠、肛门器质性病变重要而又简易的常规实验室检查项目。必要时进行有关生化和代谢方面的检查;对可疑肛门、直肠病变者,直肠镜或乙状结肠镜 结肠镜检查,或钡剂灌肠均能直视观察肠道或显示影像学资料。

 1.2.3 特殊检查方法 对慢性便秘患者,可以酌情选择以下有关检查。

   胃肠通过试验(gastrointestinaltransittest,GIT):建议在至少停用有关药物48h后服用不透X线标志物20个后,拍摄腹部X线平片1张(正常时多数标志物已经抵达直肠或已经排出),选择48h摄片的目的是有可能观察到此时的标志物分布,如多数已经集中在乙状结肠和直肠区域之内或尚未到达此区域,则分别提示通过正常或过缓,如在72h再摄片1张,则多数标志物仍未抵达乙状结肠或直肠或仍留在乙状结肠、直肠,则分别提示通过缓慢或出口梗阻型便秘。胃肠通过试验是一种简易方法,可以推广应用。如果延长到5~6d拍片1张,其准确性可能增高,但可行性较差,因多数患者难以坚持而自行用泻药。

   肛门直肠测压(anorectalmanometry,ARM):常用灌注式测压(同食管测压法),分别检测肛门括约肌、肛门外括约肌的收缩压和用力排便时的松弛压、直肠内注气后有无肛门直肠抑制反射出现,还可以测定直肠的感知功能和直肠壁的顺应性等,有助于评估肛门括约肌和直肠有无动力感觉障碍。如在用力排便时肛门外括约肌出现矛盾性收缩,提示有出口梗阻性便秘;向直肠气囊内注气后,如肛门直肠抑制反射缺如,则提示有Hirschsprung′s病;直肠壁黏膜对气囊内注气后引起的便意感、最大耐受限度的容量等,能提供直肠壁的排便域值是否正常。

    结肠压力监测:将传感器放置到结肠内,在相对生理的条件下连续24~48h监测结肠压力变化。确定有无结肠无力,对治疗有指导意义。

    气囊排出试验(balloonexpulsiontest,BET):在直肠内放置气囊,充气或充水,并令受试者将其排出。可作为有无排出障碍的筛选试验,对阳性患者需要做进一步检查。

    排粪造影(bariumdefecography,BD):将模拟的粪便灌入直肠内,在放射线下动态观察排便过程中肛门和直肠的变化,可了解患者有无伴随的解剖学异常,如直肠前膨出、肠套叠等。

   其他,如盆底肌电图能帮助明确病变是否为肌源性;阴部神经潜伏期测定能显示有无神经传导异常;肛门超声内镜检查可以了解肛门括约肌有无缺损等。

 1.3 慢性便秘的诊断 对慢性便秘患者的诊断应包括:便秘的病因(和诱因)、程度及便秘类型。如能了解和便秘有关的累及范围(结肠、肛门直肠或伴上消化道)、受累组织(肌病或神经病变)、有无局部结构异常及其和便秘的因果关系,则对制订治疗方案和预测疗效均非常有用。以下分述慢性便秘的严重程度及便秘类型。

   慢性便秘的严重程度:将便秘分为轻、中、重3度。轻度指症状较轻,不影响生活,经一般处理能好转,无需用药或少用药;重度指便秘症状持续,患者异常痛苦,严重影响生活,不能停药或治疗无效;中度则介于两者之间。所谓的难治型便秘,常常是重度便秘,可见于出口梗阻型便秘、结肠无力以及重度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IBS)等。

   慢性便秘的类型:分为STC、OOC和混合型。IBS的便秘型是一类和腹痛、腹胀有关的便秘,同时,也可能有以下各类型的特点。

(1)慢传输型便秘(slowtransitcontipation,STC)常有排便次数减少,少便意,粪质坚硬,因而排便困难;直肠指检时无粪便或触及坚硬的粪便,而肛门外括约肌的缩肛和用力排便功能正常;全胃肠或结肠通过时间延长;缺乏出口梗阻型便秘的证据,如气囊排出试验正常,肛门直肠测压显示正常。

(2)出口梗阻性便秘 (outletobstructiveconstipation,OOC)排便费力、不尽感或下坠感、排便量少,有便意或缺乏便意肛直肠指检时直肠内存有不少泥样粪便,用力排便时肛门外括约肌呈矛盾性收缩;全胃肠或结肠通过时间显示正常,多数标志物可储留在直肠内;肛门直肠测压显示用力排便时肛门外括约肌呈矛盾性收缩或直肠壁的感觉阈值异常。(3)混合型便秘:具备(1)和(2)的特点。

   以上3类适合于功能性便秘的类型,也适合于其他原因引起的慢性便秘,如糖尿病、硬皮病合并的便秘以及药物引起的便秘多是慢传输型便秘。肠易激综合征便秘型的特点是排便次数少,排便常常艰难,排便、排气后腹痛或腹胀缓解,可能有出口功能障碍合并慢通过型便秘,如能结合有关功能检查,则能进一步证实其临床类型。

 1.4 慢性便秘的治疗 其治疗原则是根据便秘轻重、病因和类型,进行综合治疗,恢复正常排便习惯和排便生理。

 1.4.1 一般治疗 加强排便的生理教育,建立合理的饮食习惯(如增加膳食纤维含量,增加饮水量)及坚持良好的排便习惯,同时应增加活动。

 1.4.2 药物治疗 选用适当的通便药物。选择药物应以毒副作用小及药物依赖性低为原则,通常选用的如膨松剂(如麦麸、欧车前等)和渗透性通便剂(如福松、杜秘克)。应用福松治疗功能性便秘的随机对照观察显示,对增加排便次数和改善粪便性状疗效均较好。对慢传输型便秘,还可加用促动力剂,如西沙必利或莫沙比利等。需要注意的是,对慢性便秘患者,应避免长期应用或滥用刺激性泻剂。多种中成药具有通便作用,但需注意长期服用中成药治疗慢性便秘时,应注意药物的成分及副作用。对粪便嵌塞的患者清洁灌肠一次或结合短期使用刺激性泻剂以解除粪便嵌塞,解除后再选用膨松剂或渗透性泻药,保持排便通畅。开塞露和甘油栓有软化粪便和刺激排便的作用。复方角菜酸酯治疗痔源性便秘有效。

    1.4.3 心理疗法与生物反馈 中、重度便秘患者常有焦虑甚至抑郁等心理因素或障碍的表现,应予以认知治疗,使患者消除紧张情绪。生物反馈疗法适用于功能性出口梗阻型便秘。

1.4.4 外科手术治疗

 入院标准:经严格的非手术治疗后仍收效不大,且各种特殊检查显示有明确的病理解剖和确凿的功能性异常部位,且无手术禁忌,可考虑手术治疗。

外科手术的适应证包括继发性巨结肠、部分结肠冗长、结肠无力、重度的直肠前膨出症、直肠内套叠、直肠黏膜内脱垂等。但应注意有无严重的心理障碍,有无结肠以外的消化道异常,术前需要进行疗效预测。

出院标准:患者术后7-10天,锋线已拆除,恢复好,无并发症。